【虛開專用發票罪】貿易公司2017年7月成立、2018年初注銷。2017年12月期間,法定代表人趙某和財務陳某在無實際生產、無真實貨物交易情況下,以貿易公司名義既虛開銷項專用發票(稅額205萬元)賺取好處費,又虛開進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227.8萬元);趙某雖提交一份貿易公司于2018年注銷的清稅證明,用以證明所有稅務事項均已結清、沒有給國家稅款造成直接損失,一審判定,其中虛開的進項專用發票稅款數額較大,其二人行為已構成虛開專用發票罪,趙某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并處罰金15萬元、陳某判處3年并處罰金25萬元:(2020)魯0304刑初47號

趙晴川、陳某3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20-07-01

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法院刑 事 判 決 書

(2020)魯0304刑初47號

公訴機關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趙晴川,男,1982年10月10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群眾,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及捕前住址均為淄博市博山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2月16日被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刑事拘留,2020年1月16日經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批準被逮捕?,F羈押于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看守所。

辯護人馬洪濱,山東顏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陳某3,女,1986年1月8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群眾,原系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財務人員,現系泰康保險公司博山分公司業務員,戶籍所在地及現住址均為淄博市博山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2月17日被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被變更為取保候審。經本院決定,于2020年4月17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李珊,山東顏山律師事務所律師。

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以博檢二部刑訴(2020)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20年4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20年4月17日立案,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并組成合議庭,于2020年6月1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張亮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趙晴川及其辯護人馬洪濱,被告人陳某3及其辯護人李珊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自2017年11月至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晴川,財務人員陳某3,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昌邑晟豪煤炭有限公司等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以此賺取好處費,為抵扣稅款,二人讓沈某實際控制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向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均用于稅款申報抵扣,其中使用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向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抵扣136份,抵扣稅款數額2278036.6元。

公訴機關為上述指控提供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提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之規定,依法予以懲處。

被告人趙晴川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沒有異議。

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1)被告人趙晴川具有自首情節。(2)被告人趙晴川認罪悔罪態度較好,當庭認罪。(3)被告人趙晴川全部退繳違法所得,自愿認罪認罰。(4)被告人趙晴川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性不大。(5)被告人趙晴川系初犯。

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提供以下證據:(1)淄博市地方稅務局和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國家稅務局共同出具的清稅證明一份,用以證明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在辦理注銷登記時,所有稅務事項均已結清,證明趙晴川的行為沒有給國家稅款造成直接損失。(2)淄博市博山區城西街道辦事處新坦社區居民委員會出具證明一份,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日常表現良好,沒有社會危害性。(3)淄博市淄川區醫院的門診收費票據一張,用以證明趙晴川血壓過高,不適合長期羈押。(4)趙晴川父母的慢性病證各一份,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的父母年邁多病,需要人照顧。(5)趙晴川的母親在淄博市第一醫院的住院病歷兩份,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母親的病情情況,需要照顧。(6)照片兩張,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的奶奶目前骨折,需要人陪護。

被告人陳某3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均沒有異議。

被告人陳某3的辯護人提出以下辯護意見:(1)被告人陳某3自愿認罪認罰,全部退繳違法所得。(2)被告人陳某3有主動到案的情節,應從輕處罰。(3)被告人陳某3主觀惡性較輕,社會危害性不大。(4)被告人陳某3系初犯、偶犯。

經審理查明,2017年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晴川、財務人員陳某3,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虛開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稅款數額共計2050010.01元,以此賺取好處費。同時,為抵扣稅款和掩蓋犯罪行為,二被告人又讓沈某實際控制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向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抵扣136份,抵扣的稅款數額共計2278036.60元。

另查明,被告人趙晴川具有視為自首情節。

再查明,庭前,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主動上繳違法所得人民幣30萬元。

認定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供并經當庭質證、認證的以下證據予以證實:

1、書證

(1)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出具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到案說明與被告人趙晴川的詢問筆錄相互印證證實:本案的發破案經過及二被告人的到案經過,公安機關對被告人趙晴川以證人身份進行調查核實時,被告人趙晴川主動供述了其與陳某3共同犯罪的事實。

(2)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2017年12月至2018年6月的增值稅納稅申報表證實:2017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申報抵扣進項稅額增值稅專用發票136份,稅額共計2278036.60元。

(3)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進項發票查詢數據證實:通過博山區稅務局調取的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自2017年11月至2017年12月19日(認證時間)的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均為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其中2017年12月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136份,稅額共計2278036.60元,與申報抵扣份數和稅額一致。

(4)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銷項發票查詢列表打印件證實:2017年11月至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向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昌邑晟豪煤炭有限公司等單位開具增值稅銷項專用發票的情況。其中,2017年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給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增值稅銷項專用發票122份,稅額共計2050010.01元。

(5)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銀行交易流水證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與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以貨款為名的資金流轉情況。

(6)陳某2的招商銀行賬戶交易流水、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農村商業銀行賬戶交易流水證實:2017年12月份,被告人陳某3為資金空轉回流,其通過陳某2的賬戶先后向李某(即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之妻)的賬戶轉賬共計650萬元。

(7)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認證結果通知書附發票抵扣聯證實:2017年12月,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經廣饒縣國稅局抵扣增值稅專用發票142份,其中包含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有122份,稅額共計2050010.01元。

(8)認罪認罰具結書證實: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自愿簽署了公訴機關出具的認罪認罰具結書。

(9)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出具的電話查詢記錄證實: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此前均無違法犯罪記錄。

(10)淄博市公安局大橋派出所出具的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的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犯罪時均系成年人。

2、證人證言

(1)證人沈某(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證言: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注冊成立于2017年6月6日,法定代表人為陳某1,其為實際控制人。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過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按照發票價稅合計金額的8.5%收取開票費。虛開的具體份數和金額記不清了。其聽陳某3說過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向山東清潔能源能等公司開具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其通過王某、陳某3等人向外虛開過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數量和金額記不清了。

(2)證人陳某1(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證言:沈某用其身份信息注冊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沒有實際業務,就是為了做所謂的“發票業務”,業務包含上游公司和下游公司,沈某告知其從上游公司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然后再賣給下游公司。下游公司其知道的有兩家,一家是張店的王某,一家是博山的一個女的,姓陳,年齡30歲左右。姓陳女子的丈夫叫大川。

(3)證人郭某的證言:其系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妻子李某系該公司出納員。該公司曾于2017年12月份收到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并用于抵扣稅款。

3、被告人供述和辯解

(1)被告人趙晴川的供述:2017年3月,其注冊成立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于2018年年初注銷。期間,其和沈某合作,按照沈某的安排,向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等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具體金額說不上來,以稅務局的稅控數據為準。具體模式為其和陳某3按照沈某的安排,由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向沈某聯系好的公司開具增值稅銷項發票,并接受該公司的打來的貨款,接受的貨款之后會按照沈某的要求通過私人賬戶再轉至沈某指定的賬戶。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銷項發票后,由沈某控制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再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進項發票,進項發票認證并抵扣稅款,具體數額以稅務局數據為準。其和沈某合作期間,獲取30萬元左右的好處費。

(2)被告人陳某3的供述: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按照沈某的安排,向沈某聯系好的公司開具增值稅銷項發票,以此賺取好處費。開具發票的金額是按照該公司出具的過磅單和合同確定,開具銷項發票之后,通過其妹妹陳某2的招商銀行賬戶收到相應公司打來的貨款,之后再將貨款轉至沈某指定的賬戶。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讓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向其開具增值稅進項發票,用于抵扣稅款,以平衡其向外虛開發票所產生的銷項稅。期間,其和趙晴川共獲取了二、三十萬元左右的好處費。

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提供的證據,不影響對被告人趙晴川的定罪量刑,對其證明效力,本院不予認定。

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在無實際生產、銷售經營活動情況下,為非法牟利,以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既虛開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又虛開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中虛開的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數額較大,其二人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成立。被告人趙晴川有視為自首情節,依法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對二被告人從輕處罰。二被告人主動上繳違法所得,可酌情對二被告人從輕處罰。被告人陳某3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對較小,對其適用緩刑不致再危害社會,可酌情對其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公訴機關所提量刑建議適當,本院予以采納。對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所提被告人趙晴川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性不大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所提其他有關量刑情節的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相符,本院予以采納。對被告人陳某3的辯護人所提被告人陳某3主觀惡性較輕、社會危害性較小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所提被告人陳某3主動到案應當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陳某3到后并未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其雖經電話傳喚到案,但不足以據此對其從輕處罰,故本院不予采納;所提其他量刑情節的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相符,本院予以采納。為了嚴肅國法,打擊犯罪,結合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社會危害后果及歸案后的認罪、悔罪態度,對被告人趙晴川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對被告人陳某3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七十二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一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趙晴川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O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起至二O二三年六月十五日止。罰金已繳納。)

二、被告人陳某3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五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三、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上繳的違法所得,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 判 長  張顯營

審 判 員  羅曉慶

人民陪審員  郭 朋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刁永超

書記員岳愛華

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bdb6923e43c4472d92dcabea0183b64d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1. 實務法規
  2. 產業服務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只赚钱不用钱 排列五走势图表图 广东好彩一开奖 pk10走势图软件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app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钟前三定位走势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100 模拟炒股的app 北京快三正规彩票吗 中国上证指数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数据